首頁 > 達人堂 > 必應創造 馮建彰》LIFE IN LIVE,舞台魔術師二馬的設計現場

必應創造 馮建彰》LIFE IN LIVE,舞台魔術師二馬的設計現場

以前你聽到一首歌,可能會想起某張唱片的封面;但是現在如果聽到一首流行音樂,可能會想到的是演唱會的現場畫面。

2016金曲國際音樂節的國際論壇廣泛邀請音樂產業界翹楚擔任講者及引言人,其中在「演唱會的視覺科技」擔任引言人,並用這句簡單的比喻說明演唱會在流行音樂產業位置的人,是「必應創造」的創意長馮建彰。

在馮建彰忙完「李榮浩2016 有理想巡迴演唱會」北京首站的舞台工作後幾天,見學館編輯團隊與「杰瑪設計」游杰騰一同前往採訪,請這位讓演唱會炫彩奪目、產生震撼共鳴的重要推手與我們分享。馮建彰,在流行音樂產業與娛樂界以「二馬」之名闖蕩將近二十年,室內設計與美術出身卻在TVBS從助理做起,創辦「Free’s福利事」舞台設計公司,是五月天演唱會的長期合作夥伴,操刀過蘇打綠、陳綺貞、蕭敬騰、李宗盛等藝人的演唱會、2014年將一手成立的公司加入相信音樂旗下的必應創造並任職創意長。

▲「必應創造」創意長馮建彰二馬與「杰瑪設計」總監游杰騰Jeff合影。

啟動演唱會後台人生

我從以前就是個電視兒童跟追星族,電視是我年少時期的精神糧食跟美術啟蒙,後來唸廣告廣告設計跟室內設計,心中的第一志願依然是電視台美術設計,憑藉著對電視節目跟設計的熱愛,還有進入電視台的強烈意念,我自願降薪、爭取設計助理進入TVBS,而這個決定圓了我的夢,也帶領我一路朝向舞台設計發展,從工作變成一份事業。

談及二馬踏入演唱會舞台設計的歷程,可以先用三個關鍵字串連出結果——美術、空間設計和娛樂圈。對美術有興趣的電視兒童,看電視時會特別注意舞台佈景與各種機關,而廣告設計的商業思考能與時事及潮流結合,室內設計則灌注更多空間設計的想法。躍躍欲試的創意不停翻滾奔馳,只差一個踏上舞台的機會。

非科班出身的他初入電視台只能從助理開始負責來賓名牌桌牌,某個契機讓他轉為執行歌唱節目的場景設計,又因從小喜歡透過錄影帶觀摩香港演唱會與MTV外國節目,常帶著滿腔心得找導播討論如何運用在舞台設計,有創意有想法的他獲得賞識與機會,被指派參與現場節目的舞台設計。

那時正值娛樂圈盛況,南港101場館的新落成,唱片公司有足夠預算可跟電視台合作辦免費電視演唱會,促成當時週日Live節目《勁碟爆唱SUPER LIVE3-5》跟週六電視宣傳演唱會的熱烈迴響。

這項電視演唱會的舞台設計專案讓我在那一年半的時間快速磨練,每個禮拜都要依照不同歌手打造不同題材的舞台,腦袋要不停轉動發想、搭建改台也要快速轉換,週五搭建、週六演唱會結束後得連夜改台,將舞台轉換為節目錄製。現在回想那個時候的生產力都覺得很驚人,但也造就一批演唱會設計的人才。 

▲東風電視台開台360場景。離開TVBS後成為東風電視台開台的創始員工之一,「當初開台耗費鉅資搭建實景360度環形攝影棚,高成本使用商業空間的材料,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台灣電視台超越這樣的手筆。」二馬回憶。

電視演唱會與現場演唱會的舞台設計,著重的要點不同,以往電視演唱會重視佈景、講求畫面好看,現場則強調與各項技術如音樂、燈光、影像等的整合以及主題概念的傳遞。二馬的舞台設計從螢光幕走上現場,契機始於中國大陸對流行音樂的渴望,電視台製作團隊與唱片公司開始將台灣歌手帶往中國舉辦演唱會,順著這股風潮,二馬的舞台創意也跟著在演唱會的現場亮相並且在海外密集磨練。接著觀察到娛樂生態的風向改變了,售票演場會蓬勃興起,離開電視台創立「Free’s福利事」舞台設計公司。

▲跟隨小燕姐與葛福鴻移師東風電視台後的第一年,正值流星花園在大陸走紅,東風電視台順勢推動F4巡迴演唱會,是二馬踏入現場大型演場會的起點。

▲首度踏上中國大陸市場的2002年F4巡迴演唱會團隊。

從FREE'S到必應創造,二馬公司的進化史

▲Free’s福利事三巨頭,呂重諺(左)、陳皆里(後)與二馬,是革命情感深厚的重要夥伴。二馬逗趣的說,他們三位一直以來都是多個案子同步執行,時常各自在海外奮戰,鮮少有一起工作的合照,會有這張合照還是因為他即將旅行買了自拍棒,不然也不會有這張照片。

Free’s福利事成軍九年,曾經失去最大也是唯一的客戶,卻也在與五月天首次合作《FINAL HOME 當我們混在一起》巡迴演唱會後拓展出穩定的合作關係,爾後持續壯大。除了演唱會舞台設計,業務範圍涵蓋各大頒獎典禮、海內外知名音樂祭、藝術展、時尚品牌秀等舞台設計,像是金曲獎頒獎典禮、簡單生活節、貢寮海洋音樂季、由村上隆策劃的GEISAI藝術季等,也協助過台北小巨蛋舞台基礎設施的規劃,更於2012年成立上海營運公司,將版圖擴展至大中華地區。

▲二馬、Free's與五月天的第一場演唱會FINAL HOME。

▲相信音樂一年一度主辦的大型演唱會《超犀利趴》,由五月天為總號召,邀請許多臺灣的獨立樂團及歌手演出。2015年Free’s以必應創造成員的身份參與第六屆《SUPER SLIPPA6》,而今年即將再度於7/29、30、31用音樂啟動Taipei Life復活計畫!

▲「請進唱片行B'inside」特展。相信音樂與必應創造在松菸2號倉庫打造的快閃唱片行,為期57天的限定概念,以「音樂是人類最後的諾亞方舟」為題,全區用木棧板打造音樂方舟的氛圍,帶入各種音樂主題包含唱片封面設計與設計椅,同時滿足音樂迷與設計迷。

人生或創業之路總會在谷底時出現新的路,除了機運更多是因為前期努力的累積,從二馬與藝人、唱片公司、導演合作的故事中察覺,或許二馬珍惜每一次的合作,用服務與設計贏得人心及信任,即使他總是謙遜地說自己只是踩到先機的幸運兒。

併入必應創造的遠景安排

「任何事業都會有面臨轉捩點的時候,就像情侶在一起久了要嘛結婚要嘛分手。 」二馬生動的比喻著Free’s加入必應創造的想法,Free’s對於二馬而言,不是經營企業帝國的權杖,而是落實舞台創意設計的發光體,因此當他察覺公司規模並不需要為了制霸產業而持續擴張時,整併的契機就出現了。這項整併計畫是把眾多獨立小團隊併成全方位的大組織,一個涵蓋節目內容、企劃執行、視覺及舞台設計、燈光音響規劃到器材設備租賃、工程統籌的強大公司。

舞台設計的行情規則是不論幾場演出,只要是同個場地,設計費都以一場計;巡迴演場會才會每場另付圖面修改費跟監工費,所以公司若只靠「做設計」發展規模有限,然而必應創造有硬體工程與演唱會製作整體收入,我們將獨立的「設計公司」變成「設計部門」,用以平衡設計的成本結構,讓設計師能在健全的體制下發展未來。

這個決定是二馬縝密思考過大局勢後的決定,也可說是替公司設計師預先設想的遠景安排。

而現在必應創造共有六個組別對外執行演唱會製作,這是為了避免整併後依舊維持平行個體的橫向作業,無法發揮能量集中的團隊優勢;因此將各公司的專業人才分散在六個組,每個組有自己的製作人、技術總監、舞台設計師、硬體工程人員、專案行銷,像是六間擁有全方位全才的獨立公司。

整個組織打掉重練是一個新嘗試,目的希望讓大家更緊密結合,有效且直接溝通,在每個階段借重每個專業,集中力量進軍更大的市場,有朝一日邁向世界級的舞台建構能力。

公司最獨特組織的是由二馬領軍的六部,依舊維持設計公司的模式,不做演唱會製作、不掛製作人,單純執行舞台設計,這塊天地讓二馬能在他熟悉且熱愛的領域中持續揮灑創意,將新奇獨特的創新能量實踐在各家演唱會、頒獎典禮、活動祭典,而不侷限於相信音樂的藝人,試圖在新的體制下延續Free’s的傳統精神。

獨立對外打仗的就是六部,我堅持獨立精神。

揭開舞台設計神秘面紗

舞台設計是一門龐大且精細的學問,任何演唱會都需要從主題確認開始,主題來自音樂本身、專輯概念,或是藝人的類型、特色,主題越鮮明,越容易鋪陳故事。但也會遇到主題太過抽象的時候,例如二馬的最新作品——李榮浩2016「有理想」巡迴演唱會,以二馬的做法,跳脫主題的思考是一種方式。

每一個演唱會都有它的主題,但我覺得舞台設計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主題,當然要參考它的主題沒錯,可是沒辦法跟著它走,因為被牽走之後就很難找到自己的方向。

所謂理想,不過平凡真實。

李榮浩新專輯「有理想」的文案這樣寫著。

二馬從專輯找到靈感,讓「平凡」成為亮點,因此「有理想」巡迴演唱會的舞台僅以四個4D立體柱狀螢幕組成,看似簡單背後卻極為細膩複雜的機械工程,每個面都有不同設計,加上轉動、升降能夠排列組合出十六種以上的舞台變化,根據節奏翻轉、依旋律調整移動速度,搭配影像達到「一歌一景」。擺脫主題、歌手喜好等限制,讓舞台設計找到自己的生命力,也在平凡之中製造不平凡,回應著李榮浩的“理想”。

▲李榮浩的舞台佈景可變化有多種樣貌,創造多種爆發力的視覺表現,像是代替他唱跳舞動亦回歸歌手的創作理念。

在主題確定之後,由舞台設計師透過草圖或模擬動畫與導演、藝人、唱片公司提案溝通,草圖是設計師的溝通工具,二馬表示早期都是手繪,後來以3D繪圖取代,方向對了再進行動畫提案。「但李榮浩的設計直接以動畫提案,二馬運用學術派的提案方式,表現真正的工程邏輯而非特效,目的是讓大家更了解這個舞台。」二馬解說。

▲李榮浩2016 有理想世界巡迴演唱會舞台設計提案。

二馬曾經戲稱舞台設計師是「特種行業」,除了在演唱會產業鏈中處於下游位置、沒有主動權之外,整個工作程序中設計師幾乎全程參與,初期發想創意繪圖提案,爾後亦需製圖予工程人員並監工確認設計落實,包括各項尺寸圖及細部施工圖,演唱會舞台的搭建需仰賴各種專業技術,每一種工程都需要獨立的施工圖面,比如LED動畫師需要視訊規格圖、也得提供整個舞台的圖面讓音響師與燈光師架燈放音響等等,「一座舞台設計的尺寸圖面要非常多,幾乎可以集成一本書冊。」越精細越能確保工程品質與設計的完整呈現。

舞台設計和其他類型設計最大的不同就是要懂音樂、熱愛音樂。演唱會的靈魂是音樂,舞台設計的元素必須從音樂而生。

舞台設計師的任務必須運用設計演繹音樂並且理解音樂人的需求。然而從事舞台設計該具備何種能力?「我自己認為舞台設計者必須身兼四種角色,分別為:音樂、設計、工程、協調。」多重角色與多元能力才能夠發揮創意,製造豐富的視覺體驗;也需與各類技師協調技術環節,確保舞台安全無虞;同時做到橫向溝通,與藝人、廠商、工程人員交涉,掌握各個環節以確保設計能徹底落實。 

不同領域、相同的設計者之路

馮建彰(二馬)與游杰騰(Jeff)是分屬在不同領域的設計者,舞台設計與室內設計除了創造的成果不同,服務過程、創意追求、能量俱備等都重疊相似,因此此次專訪的目的除了認識二馬,也意在探究這兩位行徑於相似道路上的設計者,如何在不同領域中爆發驚人耀眼的設計能量。

Q設計人最重要的是創意,兩位的創意來源以及每場案子的創意發想機制。

二馬:我本身是個追星族,很愛看演唱會,不論是歐美跟日韓都看,藉此觀摩國外的新穎技術跟創新科技,我一定會看現場的視覺科技、燈光效果、舞台結構、舞台機關等。很多人會想說:『你這樣有辦法好好享受現場嗎?』其實我有個秘訣,就是進去後快速用相機把該看的拍一拍,然後投入現場。

除了大量看演唱會從中學習跟超越之外,與國際專業團隊合作也是向專家學習的一種方式,像中國大陸藉由購買國外節目版權,目的就是學習製作技術跟經驗。這次五月天「Just Rock It」演唱會必應跟一位葛萊美等級的美國「演唱會視覺藝術家」LeRoy Bennett合作,邀請他擔任「Just Rock It 2016」巡迴的視覺導演。除了共同創造出炫目魔幻的舞台饗宴,美國團隊還教我們將LED動畫、燈光、音響等全部資源集中到燈光控台,節省人工也提高同步的精準度。

其實我常說舞台設計師不是創造者而是設計者,音樂主軸先行,理解他們的原創再加入出我的想像力,整體設計還是緊扣演唱會精神的,好的舞台設計不會讓演場會失焦。

▲二馬獨家拍攝五月天「Just Rock It 2016」演唱會。

Jeff:我的興趣本來就多元,不設限地接觸各領域、各議題都是我轉化創意的養分,美食、時尚、建築、藝術等等,了解這些也讓我在面對客戶時有很大的幫助,一個室內設計師觀察是必要的,透過跟屋主的會議碰面,從他的穿著觀察喜好、以他跟人的互動或講話方式判斷性格,多樣化的見聞也便於雙方展開聊天話題,距離近了他們更能夠毫無保留地跟你分享私密的生活習慣。

因為空間的居住者是人,設計必須以「人」為核心,創意發想自然來自屋主本身,就像二馬說的,舞台設計首要理解音樂,而我們的對象是「人」,當我們越理解他越能讓設計回歸居住者的個性特質 。

Q舞台設計師某種層面與室內設計師的角色相近,負責前端規劃、創意發想,但又必須考慮技術工程面的專業,美術與廣告出身的你們,如何增進專業技能,學習本身專業之外的知識?

二馬:四個字「邊做邊學」。我是美術出身,擅長美學、藝術跟創意表現,結構、機械相對沒那麼敏銳,踏入舞台設計這行就像愛車的人自己摸索修車一樣。因為熱愛、有熱情就願意拼命學,碰到不熟悉的項目我反而會請教同事,許多眉角細節也都是跟各領域的師傅請益或是在錯誤中累積教訓然後傳承經驗,畢竟舞台設計是集結各種專業技能的產業,我們必須對應不同專業領域的人事物,以前得畫圖給木工跟佈景師傅,現在則是要畫出LED拆解圖跟動畫公司研究。所以我常說我歷經了兩個時代,一個是類比式舞台一個是數位舞台,這兩個朝代需要的功夫完全不同,所以設計師的武器(技能)要不斷更新精進,才能跨越朝代生存下來。

▲北京鳥巢滾石30舞台搭建中,這是截至目前為止二馬搭過最大型的舞台,整個鳥巢地面都是舞台。

Jeff:我其實也是邊做邊學。很多東西沒碰過你永遠不會知道怎麼做,所有細節、技巧都得做了才會學到。在室內設計產業裡很常遇到跟你說「不能做」的人,但實情可能是因為不好做而不想做。所以自己要先充分了解才有辦法說服對方。我跟見學館今年五月參訪木職人時,創辦人跟我們分享他說服師傅、工藝師使用木頭創作的經歷,一開始他們也都抗拒直說不可能,不相信木材的硬度可以彎曲、木皮不可能刨太薄等等,但其實這些抗拒都是因為還不了解物理特性。

所以熱忱很重要,有熱情就願意提升自己,舞台設計的進步也許是3D跟LED的結合,室內設計則是期待五金的開發、木材質的切割應用等技術。另外運氣跟機緣也很重要,遇到某個願意跟你分享見聞、一起克服跟突破問題的夥伴,才能一起成長。

 

Q兩位都歷經從「設計者」轉換到「管理者、經營者」的過程,角色轉換的調整跟換位思考你們如何做到的?

二馬:我記得是2006年吧,當時手邊案件太多無法專心為五月天效力,討論之後由我創業初期的好搭檔阿里挑起第一設計師的重任,成為Free’s落實傳承的第一步,一棒一棒接力給新的設計師,我的角色開始朝向藝術指導與開發新進設計師的定位。當Free’s的設計師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的時候,我可以做的就是思索更長遠的路,隨時跟上產業的改變,在業界的強弱生態中替公司與成員找到能夠健全發展的位置。

舞台設計在娛樂產業屬於下游位置,身價行情也非常苦情,加上產業結構改變,獨立舞台製作公司的路會越走越小,跟必應創造整併的目的也是要解決這項問題,產業未來會走向全方位的經營,單純從事設計的經營模式會慢慢走入歷史。

Jeff:我用我自己喜歡的棒球來比喻,設計到管理的角色變換就像從球員變成教練,不只本身的球技要精進以服人,必須更有能力判斷成員的優缺點進行修正跟凸顯,我的責任不再只是要揮出全壘打或是三振打者,而是帶領球隊贏得勝利。回到設計,我會更專注在指導成員們發揮設計能力與個人特色,同時慢慢退居整合的角色,引導啟發每個案子的設計,成為背後的支持者。

「肩膀多了責任」是最強烈的心態轉化,從前只是單一個體,有了同事員工就有了社會責任,顧及的層面不單只是設計,必須提升思考的高度與廣度,思索員工個體與公司品牌的發展,這也是我很佩服二馬的地方,組織整併絕對是期待共好大於個人的決定。

Q人才是每個產業的靈魂,兩位如何落實人才養育計畫?

Jeff:我公司目前維持五人團隊的小規模發展,也不設限室內設計專科背景,原因是我信賴同事過去的學習所獲以及不同工作換取來的美學經驗,我重視他們對產業的熱情以及人的本質,也期待不同設計領域跟室內設計碰撞出的創意思維。我過去在事務所的工作經驗其實只有不斷效仿老闆的設計,這也是我決定離開、自己創業的原因,設計不能失去自我風格,因此我在管理上也不斷鼓勵他們提出自己的想法而非一昧複製,我給予嘗試的機會並容許犯錯,設限就不會成長,用自己的經驗輔助,成為他們放膽創新的推力。

你說會不會每場太自由發揮了,反而失去「杰瑪設計」的本質?其實設計激盪的過程中也是輸送設計哲學的一種方式,我試圖在作品中展現「異中求同」的精神,讓每個作品都繫上屋主性格、是獨一無二的個性宅,卻也能夠體悟杰瑪的設計脈絡。

「直接面對客戶跟工班」是杰瑪設計的工作準則,我要求設計師要全程參與、親力親為了解每個步驟跟環節,重視人跟人的互動,設計必須先傾聽才可貼切對方。個性宅是以Life Style為設計根本,打破制式與居家的設計規則,量身訂做出屬於屋主「個性」的品味宅,因此必須透過深入溝通跟了解,才有辦法整合需求並轉換至設計。

二馬:台灣沒有舞台設計科系,所以我們的設計師背景非常多元,有來自室內設計、劇場舞台設計、廣告製片、視覺傳播等,基本上都是設計科系居多。近期南台科大成立全台第一個流行音樂產業系,邀請我擔任講師,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開始,當理論的學識基礎架構在業界需求,畢業後即可直接投入戰場。目前可能遇到的困境會是線上業界人士難以分身。

台灣的舞台設計大部份是師徒制,從Free’s到必應,也習慣“一個帶一個”的方式,每一代有自己的帶人方式,有的會制定SOP,有的以經驗傳承。整體來說,這一行需要能夠整合與跨界的人才,優秀的舞台設計師要能串連音樂、藝術、科技,尤其演唱會舞台開始朝向尖端科技與技術前進,新領域的學習是必要的。

▲原本是必應創造空間設計團隊的辦公區域,改組打散後成為自由度高的工作場域。

採訪到最後,我們聊到設計界經常感嘆的身價與服務,二馬表示每個行業都有不同生存方式,「就像路邊熱炒店老闆跟飯店主廚都使用相同工具烹調美食,但一個選擇在飯店裡當知名大廚,一個選擇在路邊攤自己作主。」總是喜歡用生活化的比喻來闡述想法的二馬,告訴我們所有設計繪圖技能都可以在不同行業中生存,選擇自己要走的路並在產業中堅持,不論是每個設計案件或是人生職涯都得由自己掌控主導權,才不致跟產業隨波逐流。

必應創造・松菸辦公室

電話:02-7746-1130

地址:台北市菸廠路88號5樓之一

官網:www.bin-live.com/

粉絲團:必應創造 B'in Live

 

杰瑪設計

電話:02-2717-5669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民權東路三段144號8樓825室

官網:www.jmarvel.com

粉絲團:杰瑪設計 JMID個性宅

【撰文:柯霈婕/攝影:吳佳容/圖片提供:二馬/參考資料:LIFE IN LIVE

Facebook 粉絲留言版

回歸品味追求的 SHARE HOUSE,用北歐設計營造生活感
從「生活」到「養生」,營造在家工作者的最適住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