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達人堂 > META Design》曲木工藝做燈,展現木的優雅姿態

META Design》曲木工藝做燈,展現木的優雅姿態

還記得前幾年前往富山縣採訪「株式會社能作」,聽能作社長能作克治先生分享這個百年企業如何從守護傳統的角色,變身成為向全世界主動進攻的經營哲學。高岡市的銅鑄造產業已有四百多年歷史,即使日本的銅器有九成都是出自高岡製造,面對時代與產業結構的改變,工廠仍無法再坐等訂單上門。

這股代工轉型的思潮近幾年也在台灣發生,不論是電子科技大廠還是民生用品代工廠都在思考起代工製造業的下一步,「富爾康照明成立的三十多年來,我們做了上百萬盞燈,但沒有人知道那是你做的,如果如果哪天康爾富消失了,少一間代工廠有誰會在意?」同樣意識到轉型之必要的代工實業,還有「富爾康照明」第二代主理人鄭遠揚Yaungo(後文以Yaungo稱之)。

走過代工製造的黃金年代後,那些扛起台灣經濟的製造業可以為台灣留下什麼?

「決定接手家業後,我開始思考,未來的三十年我就要跟這個產業共生了,那麼我要用什麼樣態度投入?我告訴我自己:我想做更有價值的事情。」2008年鄭遠揚創立META Design品牌,推出的燈具Uncle L獲得台灣金點獎;Z Lamp燈更一舉獲得2010年日本Good Design大獎肯定。這兩盞燈皆運用曲木工藝結合設計,跳脫一般燈具的結構設計,改以簡約造型與曲木薄片乘載輕薄的LED光源,優雅的曲木弧線,彷彿看見北歐建築大師Alvar Aalto那張Paimio Chair曲木扶手椅的陽光與溫暖。

▲見學館與「杰瑪設計」總監在某個平日的午後,驅車前往淡水山上,拜訪「富爾康照明」第二代主理人以及META Design創辦人鄭遠揚Yaungo。

讓木彎曲的神奇工藝

META Design以木觸光,透過木的原味與曲線,勾引人們對自然的嚮往。然而木是堅硬的,又怎能彎折得了身軀?

▲獲得日本Good Design大獎肯定的Z Lamp,展現曲木燈具的簡約與高雅。(Photo Credit:META Design)

讓木頭在不折斷的前提下,彎成美麗弧度,是曲木工藝的核心技術。曲木技術有兩種,一種是實木彎曲,一種是積層合板彎曲,前者早在19世紀已有德國人採用蒸汽軟化和定型技術實現實木彎曲,大量用於椅子的椅背、椅腿製造;後者將木裁成薄片,大大消減木的硬度,數片薄板膠合固定再加壓塑形,Alvar Aalto的設計特徵之一「彎曲合板」就是屬於此種工藝。

Yaungo告訴我們,加壓塑形又有分成冷壓與熱壓,冷壓以夾子定型,META Design使用的熱壓技術有兩種:「模溫塑形」與「高頻震盪的高週波」,熱壓的優點在於加速彎曲,藉由熱度蒸發木材跟膠的水份,成品穩定性更高。

▲META Design會專門為每一盞燈具自製鐵模具,內藏加熱管路來加速塑形跟強化曲木的穩定。

▲META Design使用的基材是0.1公分的木片,並且來自有計畫性生產砍伐的經濟雨林。

曲木工藝對Yaungo的挑戰是一開始META Design並不在木工產業的圈子,所有木工的知識全靠自行試驗,問他為何不找專業背景的木工師傅協助?「有的時候,既成的知識跟習慣反而會是阻力,通常在既有的認知裡,要彎曲木頭得到的答案會是『不可能』。」他接著說,當然也因此META Design走了許多冤枉路,永遠在發現更好的生產方式,例如已經有穩定銷量的「Uncle L」到現在還是會從設計端著手改善生產問題,越了解生產的可行性,考量的技術層面就越深,也就能找到更多的解決辦法。

▲Yaungo舉例,「Uncle L」起初忽略了內部散熱問題,後來特別在彎曲處留了縫隙,冷空氣由縫隙進入燈體,利用冷、熱空氣的對流原理,解決內部散熱,空縫也融合在造型中。(Photo Credit:META Design)

深化能力,專精且專業的代工技術

理解了曲木工藝,我們仍舊好奇,META Design為何選用木材質?又為何是曲木?Yaungo跟我們說了另一個故事。

富爾康照明早期是什麼單都接的燈具製造廠,工廠做燈做了二十幾年,大夥兒開始思考自己的技術專業:「即使在代工階段,也不應該只是裝配的角色,必須要在某種生產技術深入,競爭力才能持續下去。」Yaungo說著當時大家的想法,至於曲木的專精,是各項機緣同時出現的美麗總和,「記得當時碰上石油危機,全球開始倡導環保意識,又正好有個日本客人拿了直徑30公分的木圈說要做燈,我們開始研究,破壞木圈之後才知道有種技術叫曲木工藝。」因此開啟富爾康照明的曲木技能,往技術專業的代工階段發展。

在Yaungo的提議下,他們來到下一階段——自創品牌。在代工生態中落實品牌是困難的,「代工的習性是不會去做虛無飄渺的事情,偏偏品牌又是虛無飄渺的。」Yaungo說完大家都會心一笑,品牌如同行銷,成果在無形中累積,不像廣告立竿見影。

「所以我的做法是先把產品帶到外面去,參展也好、跨界合作也好,有訂單工廠就會願意投資更多成本進行開發升級。」一開始富爾康照明另外成立一個由Yaungo帶隊的小組設計產品、開發模具,不斷地用自己的力量「證明」產品的設計、技術以及品牌的可行性,積極的海外參賽與獲獎、參展也接獲不少國際代理,甚至被主打精緻台灣品味的Home Hotel看見,在飯店內大量使用META Design的燈,逐一證明品牌的價值。

▲今年META Design與Home Hotel有更深度的合作,由META Design替Home Hotel策展,從統籌設計到製作,Yaungo動員同事投入與學習,「製作燈具,也思考燈具的使用性」是Yaungo對內部不變的思考訓練。(Photo Credit:META Design)

從代工到品牌的發展歷程,令我們驚訝的是Yaungo的父親不但不是阻力,反而是鼓勵Yaungo並且一起實作創新的要角。「爸爸其實更勇於改變,也樂於傳承跟放手,他常說他的任務是建構起一個穩定生產的工廠,但要之後怎麼應用,是我們這一代的舞台,也憑自己的能耐。」

曲木工藝的手感執著

批量生產是曲木工藝的優勢,可藉機械大量製造,那麼工藝的手感溫度呢?Yaungo認為,曲木的前端製造雖借力設備,META Design的後端加工則需仰賴手觸的細膩,曲木成型後、變成燈具之前還有許多步驟要走,像是五金溝槽與線槽的收邊、細節打磨、上油等需要用手去摸去檢視,甚至木薄片的堆疊膠合都得有人的美感介入,「製造不是只有操作機器就行了,表面細不細緻、接縫有沒有平、倒角有沒有順……少了人的判斷跟把關,就不能稱作是工藝。」Yaungo說這話的時候,讓我想起工藝職人們的厚實手掌,不論緊握工具或是操作機械,都是那雙手成就的工藝。

(Photo Credit:META Design)

理解光,是燈具設計的初衷

我們設計的是燈具,但討論的是光線。

Yaungo觀察到,早期的燈具設計主導權在「設計」手上,但他認為燈的存在其實是為了替光服務,於是Yaungo堅持讓燈用最簡單的形體乘載光,低調的美學姿態與光互動,所以我們能夠輕易在META Design的燈具上看見「光」,藉由木材質的襯托,在家,替生活行光合作用。

「燈是光的載體」,這是META Design的核心思想。Yaungo說話溫溫的,訪談時很少有表現品牌的迫切,不過這句話Yaungo倒是說了許多遍,META Design以此定調品牌的設計,於是產品本身的形體反而退居次要了, 「了解空間」變成設計者的首要任務,因為燈具要能詮釋生活中的光,所處的環境跟需求就變得很重要。「要去設想誰要用這盞燈?在什麼情境下使用?這盞燈帶來的光與生活環境的關聯是什麼?」Yaungo說,這些提問必須不斷地被提醒,才能融入設計,成為基因。

▲從家具的方式思考燈具,Cave Oval跟CAVE Circle從玄關置物箱的概念出發,設計出這款木質置物壁燈。一盞等門的燈,架設在玄關,溫暖開啟家門的那一瞬間。

▲以床邊閱讀的使用環境設想,有上下兩面光源,可因應使用情境切換照明方式,小巧的ㄇ字形曲木柔和光源,也巧妙改變光的照射的角度。(Photo Credit:META Design)

▲一盞會轉頭的吊燈。Smile由三層不同尺寸的錐形木圈組成,可恣意變化燈罩的角度,靈活了光源的需求,調整出自己覺得最美的型態。(Photo Credit:META Design)

▲木材質溫潤,但用不好就會很沉,適量加入異材質可以讓整體輕盈一點,像是結合水泥底座、銅製彈簧管、表面鍍鉻的鐵製蛇管,都是META Design局部結合異材質的嘗試。

見學觀察家:「杰瑪設計」總監游杰騰

喜歡走訪個性設計旅店的游杰騰表示,最初是在Home Hotel遇見META Design的燈,對旅店中溫潤的木燈印象深刻,也持續觀察META Design好一陣子,特別喜歡以木觸光的品牌原念以及設計與工藝的質感結合,因此藉由此次參與見學館的採訪,進一步理解META Design的設計養分與工匠培養。

游杰騰觀察到,除了Yaungo自行設計,META Design也邀約台灣設計師、NakNak創辦人之一的曾彥文設計一款木桌型樣的燈具「Leaning」,「AI Lamp」也是首盞與泰國知名設計師Anurak Suchat合作的燈具,因此當天也特別請教Yaungo,META Design內部與外部設計師的合作模式。

▲「AI Lamp」圓形燈身內藏磁鐵,與一旁的固定木結合,可以依喜好調整燈光角度。 

Yaungo說,目前META Design與外部設計師是採取設計授權的合作方式,內部設計師主要的任務在技術支援,整合造型設計與內部結構、器件特性,In House設計師的優勢在生產經驗,一來有助於內部累積技術知識,二來可協助外部設計師更快理解照明技術,「外部主攻創新,內部負責技術橋接,兩端撞擊就有了火花。」Yaungo進一步補充:「若兩種技能全部集中在同一人身上,很容易掉入限制的框框裡,會變得為了設計而設計,或是因為太理解生產技術而避掉某些作法,可能就錯失了設計的創意。」

▲Yaungo說明,燈具的製造階段才是苦工的開始,內部有太多構件層次需要整合。

美術出身、總喜歡接觸不同領域讓創意發酵的游杰騰非常認同這樣的想法,「其實跨領域的設計反而能在摸索中獲得更多。」游杰騰表示,以他自己為例,因為隨見學館參訪許多工藝職人,在未知的領域中常常迸出各種結合工藝的設計想法,但如果埋頭在自己的設計圖很難會有不一樣的創意跑出來。

參訪工廠時,游杰騰也觀察到META Design的工作者普遍年輕,「要帶領年輕人,必須讓他們認同產業、建立信心與興趣。」游杰騰說,Yaungo相當同意這樣的想法,「讓同事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很重要,生產不單只是製造,即使是做工,也要理解前後工序、思考這樣設計的用意,執行是枯燥的工作,如果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會很難用心,一不小心就會隨便了。」

做任何事情都要思考「價值的累積」,這是Yaungo給我們上的一堂課,「其實做代工反而還賺得更多更穩定,但「價值」才能讓人記得你。」我想起學生時代盛行一時的手機品牌Motorola、Nokia、Sony Ericsson……有的消失、有的正在萎縮,不論未來的市場還會不會有它們的名字,但至少,我們會記得它們曾經的存在。

▲從代工廠跨步到世界知名品牌,這一步,艱難卻很值得。

META Design

公司走過近30年的燈具代工歲月,曾與台灣燈具產業一同走過興盛、衰退、沉寂與轉變。當『傳統黑手精神』碰上『文化創意產業』,2008年正式成立了「META DESIGN」,一個具有厚實生產技術與充滿實用巧思的台灣家居用品品牌。不只是透過一盞燈,推動一種文人思維的生活態度,以惜物愛物的精神,運用設計巧思,將回收材料再利用,製作成生活實用的家居用品,傳遞更為深沉的自然關懷,讓生活回歸最原始的溫暖。

電話:02-2626-8497

粉絲團:META Design

官網:www.meta.com.tw

杰瑪設計

「杰瑪設計」由沉潛於個性空間設計的游杰騰主持,認為空間風格的形成應不受限於「空間本體」, 並專注為不同個性的客戶滿足住的需求,擅長透過設計手法與家具、家飾等變動元素的演繹,打造出充滿生活經驗與個人品味的個性宅,致力於營造出充滿藝術與人文的情境故事。

電話:02-2717-5669

地址:台北市民權東路三段106巷15弄3號

官網:www.jmarvel.com

粉絲團:杰瑪設計 JMID個性宅

【撰文:柯霈婕/攝影:吳佳容/資料協力:META Design】

Facebook 粉絲留言版

風中之星工房》順應自然的生活方式,與土地更親近的家屋型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