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綠饗宴 > 勤美學·山那村》臺灣濃縮版里山生活,在香格里拉發酵的在地美學

勤美學·山那村》臺灣濃縮版里山生活,在香格里拉發酵的在地美學

今年夏天,見學館偕同設計師好友們一同參與了勤美學山那村,那已經是山那村的第525夜了,「勤美學山那村」這六個字響亮赫赫,出發之前已在網路上看過許多入村分享,大草原上白色精靈帳篷環狀排列、圍繞王文志老師的竹編建築,畫面清新無比;直到雙腳踏足村裡,被日頭逼得汗水涔涔、又因採訪穿梭而疲倦,一張得空拍攝的入村照仍在臉書上引起熱烈迴響,可見一年半載的時間流走,仍沒有抹去民眾對她的嚮往,勤美學熱潮仍在延燒。

勤美學山那村的1001夜計劃從2017年元旦正式營運,至今已經過了一半了,距離山那村閉村的限定期間也將在四百多個夜晚之後來臨,今年下半年勤美學接連推出新的課程——好夢里、森大,同樣都是不持續複製的活動,既限時也限量,對於勤美學文化生活事業的經營策略至今仍霧裡看花,所幸透過王文志老師引介,我們取得一夜難求的入村機會,並與勤美學執行長暨香格里拉樂園總經理何承育有了深入對談的機會。

▲杰瑪設計總監游杰騰與勤美學執行長暨香格里拉樂園總經理何承育合影。

重現苗栗里山的生活哲學

勤美學是因「香格里拉樂園」而誕生,創立二十九個年頭的超級老樂園,曾經風光一時,五年前勤美集團買下時已經十多年沒賺錢。必須先想辦法讓香格里拉活絡起來才行,「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想把臺中勤美術館的精神帶過去。」何承育坦承,一開始前往苗栗赴任、要讓老樂園重生,是帶著「創意人的傲慢」過去的:「因為過去有很多經驗而且做得很好,潛意識裡便有著『我要來拯救這個地方』的自信,搞自己想搞的,根本沒有接地氣,大家也不認同,當然失敗!」不刻意掩蓋初上任的浪漫輕狂,可敬是在發現行不通之後立刻從頭來過,跟著團隊進行鄉土調查,找出造橋鄉誌來讀、跟老同事聊天,挖出苗栗人親土親的天性,再繼續往下挖出客家文化的里山精神。

日本在說的「里山文化」,「里」是都市、指人住的地方,「山」是山裡、指大自然,里山是人居住和大自然交界的緩衝地帶,這些鄰近聚落的淺山地區,與之相處的居民採取適地適性的土地利用方式、擁有只取自己所需的共存智慧。苗栗的丘陵地形和客家文化,保守而與世隔絕,與大地相處用的就是這套方法,物盡其用、就地取材,「客家族群就是里山文化的實踐者啊。土地上每一樣東西都有用處,土可拿來燒磚瓦,盛產的蔬果拿來醃漬,在有限資源裡尊重大自然。」何承育說。

勤美學以臺灣老式的香格里拉樂園為基地,對外傳遞自然永續、職人精神、生活哲學的理念,在地美學的實驗計劃,第一個登場的是僅存在1001夜的「山那村」。「山那」來自客家話,意思是要去上山作田了,工作與生活跟山息息相關的客家文化,勤美學想要藉由兩天一夜的山那村來轉化,「客家文化不是只有油桐花、花布這些意象,就連古早農村的奉茶善舉,也可追究至苗栗三灣的『大碗泡茶』習俗。」

聊到客家文化總有說不完的故事,山那村的第525夜,由村長徐靜美替我們導覽,她是苗栗市人,勤美學獨特的村長制讓村長們把對土地家鄉的熱愛轉化成一個個主題企劃,找來在地職人、用在地物產說苗栗的文化,借助美感包裝傳統,搓揉時節習俗說出動聽的故事。「勤美集團來苗栗發展時,苗栗正處於青年返鄉的爬波過程,年輕人想回家,父母卻不允許,認為鄉下沒有未來,怕他們養不活自己。」勤美學的到來,正好給予這些返鄉職人舞臺,自造者手作工坊,串連在地小農與職人,透過他們的返鄉故事與執著,讓參與山那村的外地村民理解苗栗風土與客家民情。

▲與村長徐靜美訪談的下午蟬鳴嘹亮,幾乎要蓋過我們的聲音了,索性暫停下好好享受盛夏的山林樂音。

▲山那村第525夜正值端午,天氣熱、五毒醒,古人稱之惡月惡日,台灣傳統習俗會「食五子」(粽子、豆子、茄子、李子、桃子)以清熱解毒,因此這兩天一夜的手作體驗包括製作客家鹹粽,以及手作桃李果醬,透過食五子了解時令蔬果。

▲甜點職人韋向晴是苗栗返鄉青年,成立甜點工作室Rubato Handmade Lab.,依時節變換甜點食材,也擅長用新鮮水果自製果醬,是勤美學的合作職人之一。

▲星空餐會是大家最期待的活動,此夜的晚餐除了加入豆子跟茄子解暑氣,更有創意客家料理如西瓜海鮮羹湯,以中餐西式化的作法融入客家料理的精髓。

1001夜的限時計劃——所有的變,都是為了未來的不變

山那村,不是虛構的故事,老樂園佔地40公頃,還沒落成之前曾經是谷地中的一片幽靜的田野,曾有九戶人家在這片土地上落地生根,以三合院為家,與森林為鄰,用果園、梯田、菜園所產出的食物自給自足,過著與大自然一同呼吸起伏的生活。

「香格里拉的未來依舊是樂園。」何承育表示,勤美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放棄遊樂園的營運型態,佔地2公頃的山那村只是一場試驗,是爭取時間認識土地且能產生營收的權宜之計。最初請來國外大型建築團隊規劃,得到的提案是傳統度假村的概念,「從臺中搬到苗栗的作法都會水土不服了,何況是高複製性的國際度假樂園的規劃思維。」何承育說,苗栗是阿嬤的故鄉,父親在這個地方找到返璞歸真的契機。

勤美集團從鑄造起家,一路跨足建設、商場、飯店,從勤美誠品開始實踐創辦人何明憲的文青夢,作為後代的何承育接續落實勤美術館、綠圈圈藝術祭、百貨公司裡的的第六市場、學生藝術商店EDA計畫、勤美文創LAB……推動的文創與美學設計,讓原先商業氣息繁重的臺中開始有了文化美學的意識。「企業家好像都這樣,早期夙夜匪懈,後期開始重視價值、永續,做文化一直放在我父親的心裡。」這也是勤美集團想要找一塊地,把職人、生活、美學和企業綠色理念通通放進去,讓文化美好落地生根的原因。

香格里拉的過去、現在、未來

我們即將在香格里拉樂園這塊沉睡已久的土地上,恢復當初純粹的土地精神。

何承育解釋,過去對大自然的態度比較掠奪,老樂園有許多地方被過度開發,「我們做地質研究、土地環境調查,目的要尋回這塊土地三十年前的樣貌,把本來被破壞的區域復原成原來的狀況。」這是未來樂園的設計方向,是勤美學的理想藍圖,但復育土地的浪漫,代價是赤字的財務。

不倉促地翻整拆除而是分區重整,用五到十年做到園區轉型,在樂園規劃期間,先小規模地做試驗,透過山那村、好夢里、森大以及未來陸續推出的實驗性課程,探索人跟土地、自然的相處方式,「以MVP(最小可行性產品)的方式進行試驗並創造營收,實驗的過程會有項目結束也會有新的企劃誕生,持續將上個版本得到的經驗往後回饋延續,最後彙整至未來樂園的規劃。」

▲何承育相信,每一個試驗都是一種累積,過程中產生出的回饋與快樂,都將匯聚成能量推送回勤美學這個品牌。

▲舉例來說,利用竹南強勁的風吹玩大泡泡;夏季五葉松會長毛毛蟲,索性將活動移往靜默水池,這些都是因為更加理解苗栗風土氣候因應出的休閒活動。(via 勤美學)

MVP的嘗試導入香格里拉樂園的原因是什麼呢?

「日本人說要頓悟一件事情得在一塊石頭上坐三年。我覺得做任何一件事至少都得投入三年才有所得。三、五年的試驗計劃是很有魅力的,它可以是大型開發案的前置計劃,你們想想看,一次性地規劃四十公頃的土地,這樣的百億開發案一定綁手綁腳,無法有太多創新,當作法很保守制式的時候,極有可能會跳過土地情感、文化理解這塊,那麼這個樂園跟苗栗就不會有感情。MVP是一種萬一失敗還能承受得住的試驗,也因為有試驗,才能創造更多前所未見的火花。」何承育不只是個討玩實驗的孩子,要在傳統產業裡挑戰傳統,敢嘗新也得瞻前顧後。

曾經問過靜美村長,投入那麼多心力孵化的山那村,1001夜之後就會消失,會不會覺得好可惜?「所有的活動最珍貴的都是過程,一開始的確會鑽牛角尖想:『為什麼不做一件長遠、永久性的事情?』後來才發現,香格里拉的未來是需要這些過程的積累,因為承育不斷跟我們說:『所有的變都是為了未來的不變』。」

把香格里拉樂園的標誌歐式花園整平成為一大片草地,是一項曾令眾多老員工掉淚的決定。「舊有的歐式花園是過去時代的產物,早年大家出國不易,特別喜歡歐洲風情的園景,以致於全臺中小型遊樂園都有一樣的歐式花園,但苗栗的特色不在異國在客家,為何需要靠假的歐式花園撐場面?」把招牌扯下來的勇氣來自對在地文化的自信,接著讓地緣情感深厚的竹編建築成為嶄新的園區記號,而王文志邀請在地人參與製作的慣有做法,無形中凝聚了老員工對新雇主的認同感,雖然還不理解這個年輕執行長說的「生活」、「美學」、「情境」是什麼,但至少有一件事情讓他們熟悉且安心。

▲王文志的情天幕無疑是新企業與老員工的情感接合劑。(via 勤美學)

靜美說,身為與老員工密切合作的企劃組成員,最有感觸的是歷經這幾年的溝通磨合,老員工們開始有了改變也產出回饋,「一個負責大地餐桌服務的阿姨,有一天突然要跟餐桌佈景合照,原來是前幾天孫女指著雜誌裡的照片問她:『這個是不是妳做的?妳好厲害喔!』孫女的敬佩讓她為自己的工作驕傲,也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勤美學在做什麼。」本來對藝術Deco、客家入菜無感的員工們,一個個開始看懂樂園的新藍圖。

的確,山那村、好夢里、森大都是香格里拉的轉接期,「什麼都不做,荒廢衰退的速度會更快。」這幾個MVP是不僅是對市場的嘗試,對內亦擔當著老員工的養成,在新舊銜接的過渡以MVP計劃為開端,讓他們理解勤美學、轉變觀念,一起走到未來的香格里拉。

見學觀察家:「杰瑪設計」總監游杰騰

 

「勤美學在做的事情,就是透過設計把缺點變成特點。」跟著見學館一同入村的「杰瑪設計」總監游杰騰在實地體驗山那村後分享他的觀察。「勤美學的魔幻與美好,很大一部分是借助設計創造出魅力。舉例來說,大地晚餐後的夜遊山那,村長帶領村民們穿入漆黑林地,挾帶著夜遊山林的年輕悸動,接著旋轉木馬成為夜幕中唯一的璀璨,這樣的甜蜜浪漫早讓人忽略木馬本身已不再鮮豔,金漆皇冠也落色許多,也許這塊叢林空地我們在白天不會多瞧一眼,卻因為夜遊設計留下深刻記憶。」

▲夜晚的旋轉木馬,絢麗適度遮掩了凌亂,也替夢境添一筆浪漫。

何承育說過,「山那村、好夢里、森大為何都要設置動線,規定參與者跟走,也不給太多放風時間,很大一個原因是目前園區還有很多地方是亂糟糟的。」所以他們在叢林間設計一個入村口,宛如愛麗絲跳進樹洞後出現的嶄新時空;入口到衛浴空間是一段無法克服的距離,藉由王文志的竹編廊道串連動線,行走在閃爍光影裡自然遺忘了行走的距離;蕭有志的樹屋也是拜榕樹的奇怪樹形所賜,橫向生長的枝幹成為樹屋的基座,一顆顆如松果般的微型建築才能以樹為家。白天先在五葉松樹下乘涼進行活動,傍晚才讓大家認領帳篷、自由探險,好跳過草原下帳篷內的烈日高溫;夏季移到星艦遺跡水池旁進行活動,是為了避開五葉松上毛毛蟲軍團;若遇雨便藉雨滴與螢光束形成的弧狀雨沐,將雨天的惆悵化為穹蒼幻影……順天應時也借力設計。

▲進入山那村後的第一站五葉松教室,是上手作課以及隔日用早餐的地方,可以在此處遠眺情天幕,而此處的停留正好帶我們避開大草原與帳篷的高溫。(via 勤美學)

▲廢棄的賣店改造的浴廁,用浪板做外牆,半高的設計借了外頭的綠樹當景,廢棄物再生的衛浴設備,在日光下一點也不顯得破舊。

臺中勤美術館展品進駐的作法雖然因水土不服收場,但何承育沒有放掉藝術對土地的影響力,「勤美集團喜歡找藝術家一起做事情,某種程度是想挑戰既定的藝術設計邏輯,當你給藝術家的框架越多,藝術能量就會被限制,我們想讓大家知道,如果把整個場域都交給藝術家去創作,他們可以給的更多!」何承育對藝術的態度讓游杰騰特別深刻。

▲陳建智以中央銀行空調冷卻水塔打造的「星艦遺跡靜默」,再生藝術的故事性令游杰騰印象深刻。

於是山那村從入口開始,請來竹編藝術家王文志依著地勢與樹木蜿蜒伸展出木板步道,直至大草原上的竹穹裝置,以虛實相映的竹藝美學隨大地呼吸起伏;又如建築家蕭有志在榕樹微型森林裡,搭建有如種子飽滿圓滾的樹屋,增添園區的魔幻感。

香格里拉的藝術創作往往也結合實際作用,例如陳建智運用回收廢料打造的森林浴所,不只讓廢棄的路燈罩、電扇網成了有功能的藝術品,也重生了荒廢已久的舊賣店;在好夢里的巨人餐桌出自阿美族藝術家伊祐·噶照之手,以多種木材拼接成大型桌板,自然的色澤與原始的觸感,呼應對這片土地的真誠敬意。

蕭有志的樹屋結合榕樹漫天枝葉,形成奇幻夢境般的場域氛圍。(via 勤美學)

▲使用基本針法多變的勾針創造出的大型攀爬裝置「織築」,是年輕藝術家曾靖婷的作品。

▲勤美學樂於藝術家在香格里拉裡綻放藝術能量,藉他們的創作將場域的氛圍具象化,拉近人與土地、空間的距離。

▲何承育認為,Anish Kapoor在芝加哥千禧公園裡的大豆子(雲門Cloud Gate)就是藝術加值場域的最佳實例,由168塊不鏽鋼板焊接,光滑且高反射的表面,以獨特的視角捕捉芝加哥的城市風景線。(via Anish Kapoor

關於勤美學與何承育

何承育現為勤美學執行長暨香格里拉樂園總經理,以及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催生「勤美學」在地美學實驗計畫。傳達自然永續、職人精神、生活哲學的企業核心精神,以台灣老式的香格里拉樂園為基地,融入在地文化,透過旅遊與生活體驗,一步步打造在地生活美學的實驗平台。2017年起推出1001夜的「勤美學山那村」計畫,邀請國際藝術家王文志老師、陳建智老師等團隊駐村創作,結合在地傳統工藝、飲食、自然、生態等夥伴,重現土地的美好,拉近人與人的關係。

官網:https://cmpvillage.tw/

粉專:勤美學 CMP Village

香格里拉:361 苗栗縣造橋鄉豐湖村1鄰乳姑山15 - 3

關於杰瑪設計

「杰瑪設計」由沉潛於個性空間設計的游杰騰主持,認為空間風格的形成應不受限於「空間本體」, 並專注為不同個性的客戶滿足住的需求,擅長透過設計手法與家具、家飾等變動元素的演繹,打造出充滿生活經驗與個人品味的個性宅,致力於營造出充滿藝術與人文的情境故事。

電話:02-2717-5669

地址:台北市民權東路三段106巷15弄3號

官網:www.jmarvel.com

粉絲團:杰瑪設計 JMID個性宅

【撰文:柯霈婕/攝影:Coffee Wu、吳佳容、劉皇佑】

Facebook 粉絲留言版

博森設計》社會創新實驗中心,建構具美感更實用的孵化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