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報專欄 > 千鳥格子》飛騨高山職人的建具秘法

千鳥格子》飛騨高山職人的建具秘法

朱志峰 / 玳爾設計

專注於日式空間設計的朱志峰,長久沈浸於日式空間設計的觀察與實作,孕育出新和風主義的自我風格。近年來玳爾設計許多作品受到市場矚目,尤其在商業空間的設計上總能掌握主流脈動,獲得2015年TID獎及2017 iF Design Award 的肯定。

近年來醉心於日本建具的研究與引進,也拜訪過日本不少「全国伝統建具技術保存会」的成員,他們將致力於傳統建具技術的保存、繼承與育成,把昔日用於文化財建造物的技術,推廣到現代建築和住宅裡,其中令我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北陸飛騨地區著名建具職人的組子技術。

▲飛騨地區的大工職人從平安時代就非常活躍,這個被稱為「土藏風住宅」的木構建物,充分地將各種木作技術發揮到極致。

▲位於飛騨市古川町的「飛騨の匠文化館」,是北陸文化之旅非常值得前往的景點。

▲「飛騨の匠文化館」展示和介紹了本地職人們的各種技能,同時還設置了可以深入理解這些技術的體驗區。

精巧的組木「千鳥格子」就是源於飛騨高山地區, 這群職人從奈良時代就非常活躍,負責建造「平城京」的宮大工就是來自這裡。360年前的「飛騨の匠(たくみ)」,開發出一套屬於本地的獨有的建具秘法,是用檜木製作出縱橫交互的「千鳥格子」,彷彿織物一般的組合,呈現出讓人感到不思議的格柵組子。

尋常一般的格子,是在木料角材的一面切割出二分之一的切口,然後進行簡單交叉的組合。而千鳥格子卻是在角材的兩面都做出切割,切口的深度則是木料厚度的三分之二,因為切割後的外型宛如千隻飛鳥在空中翱翔一般,因而有「千鳥格子」的稱呼,由於組合時完全不使用任何黏著劑或釘子,職人製作技術的精準與熟練,可見一斑。

▲「千鳥格子」是用檜木製作出縱橫交互的組子,組合時完全不使用任何黏著劑或釘子。

▲為了傳承「飛騨の匠」的精湛工法,不少工房都將組子製作成文創商品,讓遊客可購回後自行體驗組子的秘法。(via 和仁建具店)

▲組子的文創商品,經由組裝後就成為類似茶器下敷的杯墊,成為令人喜愛的木料器物。

位於岐阜縣高山市莊川町的「千鳥格子御堂」,是慶長元和年間(西元1596年~1622年)時建造的,這個具有將近400年歷史的木造建物,是「飛騨の匠」在建造本地寺廟「了宗寺」後,利用剩餘木料完成這個做工精細的地藏堂,成為現今莊川町的本地文化材。「千鳥格子御堂」外部的窗框是由一般尋常的格子組成,內部則有千鳥格子細工作成的門扉,是非常好的參考對比。

▲「千鳥格子御堂」歷經多次遷徙,最後落腳在莊川町六厩「くるま-と六厩」公園裡。

隈研吾建築師在偶然的機會,看到來自飛騨高山製作的木格子玩具,獲得良好啟發。藉由單獨的元素構件能完成整個龐大的作品,讓他將這樣的卡榫組合,以90度角相互嵌合,不用任何一根釘子,完成了「春日齒科博物館」、「太宰府天滿宮 Starbucks」等知名木構景點,包括後續東京南青山的「微熱山丘」,都讓建築出現了可逆性,具備小單元粒子、有機、自由彈性等特點。

▲隈研吾建築師的作品「春日齒科博物館」,即是將「千鳥格子」的技法用於建築上。

▲位於太宰府天滿宮表參道的Starbucks,也是隈研吾建築師的著明作品,運用約兩千根杉木平行交疊出木架構,在傳統日式的繾綣風情中飄散西方的濃郁咖啡香。

飛騨高山地區的木工職人,也開始把原本做為建具用途的「千鳥格子」組木,藉由新的創意應用到不同地方。包括積木概念的玩具、花台、茶器的下敷、托盤,甚至是中小型的照明器具等,都能夠看見這個兩面都能應用的組子器物,呈現裝飾物美麗具有立體感的一面。

▲由「千鳥格子」組木完成的茶器托盤。(via 和仁建具店)

▲由「千鳥格子」製作的照明器具,把空間的和風之美帶到另一個層次。

▲曲面木料更能將「千鳥格子」組子的編織型態,做出更鮮明的呈現。(via 和仁建具店)

傳統的器物之美,其實就是根基於職人技術,他們投注心力於創新,思索如何將手的溫度藉由器物傳達到使用者的手上,「千鳥格子」就是「飛騨の匠」把精湛的大工組子技法,發揮到淋漓盡致的結果,能把這樣的本格好物完全移植到台灣的室內空間內,我們內心真的是非常興奮的。

Facebook 粉絲留言版